“地道赞”的对标是东情西韵的老厦门

    时间:2016-11-16 浏览量:631

    “地道赞”在目前的市场上并没有对标,硬要说有,那我宁可把它对在老厦门,百多年前的那个厦门,年轻蓬勃,一出生就风华正茂,在城市文明与生活方式上,都达到极高水准。这个“对标”,不是竞争的对,而是匹配的对。“地道赞”,要对得起、配得上那样一个厦门。我用商业向这座城市曾经的高度致敬,我更想用商业正本清源。厦门的西风情韵,不应当是一张被吆喝、被贩卖、被亵玩的包装纸,廉价、速成,只供赚游客快钱之用。东情西韵,原本是老厦门人、老厦门生活的基本质素,融在骨子里的眼界、修养、自我要求。我耗费六年,用最不商业的方式,“不计成本”地来做这件小事,就是为了你来“地道赞”,我让你在这里感受到老厦门、真厦门,这个厦门能让你神往、让你起敬,让你发出一声赞叹。


    老厦门很震撼,今天的厦门有点遗憾


    老厦门的代表是鼓浪屿。鼓浪屿是什么?东情西韵的一颗特别精彩的果子。厦门历史不长,年纪轻轻,小渔港就遇上五口通商,开了埠。西风东渐,洋人带来了风起云涌的商贸机会,带来了现代城市文明,东与西的交融,特别有生气。


    在鼓浪屿,有了马路、领事馆、洋行、银行,有了学校、医院、教堂,有了钢琴足球电影院的消闲方式,有了音乐会舞会的社交。从东南亚积累了财富的华侨,回到这方飞地,盖起花园别墅,过最先进的西式生活。


    今天的游客上到鼓浪屿,能看到的只是那些老房子了。即便这样,他们还是会感到震撼:当年生活在这里的人,他们的财富,他们的品位,他们的生活情趣,远非今人所能及。我们千里迢迢赶来仰望的,却在当年是活生生的日常,那时的老厦门人,贩夫走卒也好、高官富贾也好,睁开眼睛,就是这样一个精彩世界:知识与文明,先进的城市理念,优雅的生活方式,经得起推敲的审美……无不领风气之先,他们沐浴其中,浸渍其中,熏陶感染,那是比我们有高度多的一代人,聪敏、开放,有蓬勃而真挚的进取心,敢于拼搏来实现自己。西风固然是洋人带来,但鼓浪屿上常住的洋人也就保持在两三百人而已,鼓浪屿东情西韵的格调和文化之美,是我们的祖辈、那一代老厦门人所融合创造的。那个时候传奇倍出,今天的厦门,如果能有当年那样谈吐优雅、修养深厚的贤达名流,以作一种良好生活之示范,该有多动人!


    我的确遗憾,为厦门的辉煌“曾经沧海难为水”。当年的厦门,不仅算全国一线城市,也算东亚一线城市吧?跟当时全世界最一流先进的事物是第一时间接轨吧?历史不过刚刚滑过去百来年而已。


    那个有高度的厦门所传承下来的东西,正在被篡改成明码标价的商品,急于出售给游客。厦门的美食,不再是儿时的滋味;厦门的手礼,无考据而不讲究,再不能盛放人们的情意;厦门的审美与趣味,被偷换成小资情调。作为一个厦门人,看到这些,我感到心痛。今天的厦门,不足以代表“厦门”。

    我自认为,从我的父母辈承继了一种老厦门心气儿。我的母亲,出身大户人家,曾经有七个丫鬟侍奉,一夕家道中落,她不悲不怨,放下身段,勤勉操持生计,用心照料家人。这种勇气的确来自于宠辱不惊的修养。我想做点什么,让人们能感受到当年的厦门,也是地道的真正的厦门,让旧日的精神在一个商业品牌里重新流动起来,这是我做“地道赞”的初衷。


    “地道赞”,要以小见大,要做最“笨”的事,要走最远的路


    “地道赞”是什么大事业吗?我问自己,我做厦门的美食、厦门的伴手礼,看起来,都不是什么纵横捭阖的大事情。然而,魔鬼在细节中,人们对厦门的观感,难道不是最直截了当从这些小东西上建立起来的吗?带朋友去吃厦门特色,我找不到一个有品位又味道对的地方;送朋友礼物,浮夸潦草,我送不出手。曾经我们的人情礼数,是郑重又郑重的。我何以待客,我何以自处?那么,就从我开始、由我来做这个事情吧。


    我以为两年的时间就可以,却不想,光筹划研发就花掉我六年时间。这是我最年富力强的六年,也是我事业黄金期的六年,巨大的代价。在这上面,我是有失误,但我的失误在于我对市场或者说对今天厦门的判断,还是过于乐观。我没有想到,要恢复出一个至少能让我自己满意的地道厦门,有这么难。


    地道的厦门,最基本的,它的味道要对。怎么才算对?我儿时的味蕾记忆是线索,各位方家、老字号的传承人是记号,而史料方志中的记载描述是校对。为了一碗沙茶面,我和我的团队,遍查方志资料,从它的起源开始梳理,去正本清源一个味道的正宗。拜访了厦门所有做沙茶面的老字号,诚意请教他们风味中的奥秘配比,这本是行业十分忌讳的生计秘密,但在我们的诚意打动下,最终,将绝不外传的秘方传授予我。我想大概他们都是老厦门,有着跟我一样的遗憾,跟我一样的“妄想”吧,这成了我自己一直珍藏给自己的“佳话”,我偷偷认为这就是“得道多助”。我还专程远赴东南亚,某种程度上,那是一个闽南华人文明的活化石地带,有些在厦门已经变化的口味,在那里依然“古早”不变,我试图在那里寻到让我心牵魂念的关键风味元素。我不是食古不化,我只是觉得,这些从当年那个繁华无二的厦门传承下来的味道,应该以其本真的面目得到尊重,因为那也是一种记录,记录很重要,它可以唤起情感,保证我们不会迷失掉原乡。


    我自信厦门的地道风物,是有品质有尊严的,它们值得真正有文化、有品位、有情感的包装呈现,它们也完全可以与世界第一流的艺术平等地沟通对话。所以,我邀请设计大师陈幼坚为地道赞的品牌标识和旗舰店做设计,反反复复、沟通修改,前后出了71稿。我邀请蒋家第四代孙蒋友柏先生设计怡酩高粱酒瓶,因为我认为一瓶高粱酒中,最浓烈的是两岸同胞情谊。我远赴意大利和西班牙,定制“地道赞”旗舰店需要的器皿和红砖……


    时间,在今天的商业逻辑中,要被精密换算成金钱与回报的时间,就在这一点、那一滴的执着中,一天天过去,如水滴石穿,不知不觉,六年就没了!但正是因为我做了,我身在其中,我知根知底,我才对这巨大的代价与付出不慌不惧。因为我知道我想要用“地道赞”找回一个老厦门,我知道这个老厦门的高度,我就知道了我的事业要走到哪里去,它只能有这一个笨办法,只能是这样的大投入。一分懒偷不得,一分巧取不得。我当然明白,一个在今天追求利润与回报速度的理性人,不会做这样的选择。人们都太聪明,太直奔主题。但越是没有别人会做,我就越要做,要扮演这个角色。我明白的是,风味、记忆、情感,这些东西,它们是不懂商业规律的,一座城市曾经有过的令人赞叹的辉煌,是不会乖乖跟着风险投资书走的。它们,都要拿最真诚的心意、最执着的行动去交换。


    我并不想把它看成一场苦行,或者什么悲壮伟大的行为,因为恰恰是在这“违背商业逻辑”的六年中,我得到了很多我认为在生命中富有价值的东西。当我实验了成千上百次萝卜酸,终于因为一次冰箱的故障,无心中找回了妈妈做的萝卜酸的味道时,我意识到了“地道赞”对我的意义,必然不止是一个商业成就那样简单。在钻研地道厦门的这一整个过程中,求解的智性快乐又一直与种种对世道与人事的咂摸体味相伴随。最顶级的味道,永远不可能离开心意与情感。我很庆幸,选择了这样一个事关心意与情感的事业,这对四十不惑的我,特别重要。


    “地道赞”的故事,才刚刚开始。“地道赞”给我的快乐,才刚刚开始。你来“地道赞”,你也能感受到这种快乐,你能看到一个真正东情西韵的厦门,我敢肯定。

    上一条

    极致匠心,缔造新经典

    把该信息分享到

    下一条

    地道美学 至臻至善